揭秘:《金瓶梅》的真正作者是谁?

2018-02-20 11:51:05 来源:铁血网 作者:乐乐

万历刻本《金瓶梅词话》(以下简称《金》)作者兰陵笑笑生之谜是金学界的“哥德巴赫猜想”,四百年来无人可解。本人经多年考证,确定明黄岩人蔡荣名(1559-?)为《金瓶梅》的作者。兰陵笑笑生是他的托名。“流行者”为王世贞。王世贞的弇山园就是“明贤里”、“阆苑瀛洲”,是“金瓶梅”的梦工场。

神秘的“古文辞”

明万历十年(1582年),24岁的蔡荣名(字去疾,别字簸凡。明黄岩人。)在屡试不中、家道中落、走投无路的困境中,不甘寂寞湮没,带着自己的诗文,北上拜谒王世贞。

王世贞是明嘉万时期“后七子”首领,文坛泰斗。出人意料,王大奇之,把蔡延为上宾。他在《赠蔡簸藩先生》中说:“天台蔡去疾千里见访,袖出古文辞为贽,时年二十有四,豪士也。留饮累月,尝醉堕予山池中。”(《芙蓉亭诗钞》卷首题词,以下简称《芙》)。但四百年来,蔡荣名的诗作并无独到之处,古文辞也无从查考,当时记载王世贞“延为上宾”,令人颇为费解。

揭秘:《金瓶梅》的真正作者是谁?

其实王世贞一开头就告诉我们蔡荣名给他的不是诗文。请看原话:“袖出古文辞为贽”。浙江通志》、《台州府志》都以王世贞这句话为依据记载,“以古文辞自许,王世贞延为上宾”。试想,古文辞好到令王世贞侧目的人,竟然中不了举。并且更无蔡荣名的古文辞片言只语存世。这些都不免令人疑窦丛生。从语气看,王世贞的诗不是初次见面所写的,而是以后写的。蔡荣名《玉杯赋》“南山美玉显身兮,无人识其为珍……龙非池中物兮,风云会兮将升天”可以证明当时并没有人欣赏他和他的古文辞。历史记载只说“以古文辞自许”。并没有说王世贞赞赏他的古文辞。把“王世贞延为上宾”理解为赞赏他的古文辞。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“延为上宾”的奥妙就在“古文辞”三个字上,并且只有黄岩话这把“金”钥匙才能打开。这是一个谜语。谜面是“古文辞”,古文合起来是“故”字,辞,国语读“ci”,黄岩话却与“事”同音,所以古文辞的谜底是“故事”。故事是什么?就是词话、话本。王世贞《赠文学蔡去疾》“袖携天台石,吐作弇山云”可以印证谜底是正确的。如果是古文辞,就不是“天台石”,用不着“吐作弇山云”重新创作。所以蔡荣名的“贽”,公开示人的是“古文辞”,用来障目。而真正的“贽”是《金》的初稿。可能是只有80回的初稿。王世贞看到“古文辞”《金》如获至宝,把他“延为上宾”也不足为奇了。

《芙蓉亭诗钞》与王世贞的诗

《芙》是蔡荣名唯一一本存世的作品,里面有许多他与王世贞交往的记载。当我在《芙》里看到王世贞的卷首题词诗:吾怜蔡荣名,不荣龊龊尘世名。纵然茂才冠东越,自有微尚依西京。吾怜蔡去疾,不去陶陶酒人疾。小饮犹倾三百杯,大醉须眠一千日。两年两叩先生门,沾所见惬所闻。袖携天台石,吐作弇山云。先生舍身作道民,南斗黯没干将文。饔头颇足中山酒,只是无名可借名。(《芙》卷首题词)和蔡荣名的《弇山行》后,一切都真相大白了。就象拿到了开启《金》锁的金钥匙。谁是作者?素材哪里来的?在哪里写的?作者为什么要隐姓埋名?兰陵笑笑生的出处,欣欣子的出处,均释然于心。原来他们玩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《金》也。

君子之约“舍身作道民”

先说作者为什么要隐姓埋名?王世贞看到“古文辞”(实是《金》稿)后。天王对地虎,正合他的心。本来蔡荣名也象李时珍一样来找救星王世贞。刚巧王世贞也有事要一吐为快,“有所刺”“有所谓”也(《金》序,《金》跋)。两人一拍即合。但是,王是“弇山之北大荒西,有鸟五彩向南啼”(《芙》卷三10页)已经大有名头了。他要爱惜自己漂亮高贵的羽毛,不能失着坏了名声。初看是这样。实际上,真正的忌讳原因是“刺”的主角是他的同年、“帝者师”张居正(“池鱼”“琵琶”严嵩)。无论张居正身后流芳百世,还是遗臭万年都不能让人看出《金》是在影射张居正。更不能让人看出《金》是王世贞指使别人写的。

 1/6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声明: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,不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如有版权,请与QQ:165296321联系,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!谢谢!
'); })();